永利娱乐场积分兑换彩金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民间故事 > 金沙湾的传奇

金沙湾的传奇

时间:2017-09-14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在沱江漩水湾的河底处,有一块巨石形如反扣的小船静卧水底。在每年的冬春枯水季节,行船上的人可清楚见到。传说中的“金猪槽”就在这“反扣的小船”下面。因这“金猪槽”里挤满了由上游河水冲积而来的金沙,故名“来宝沱”。曾有贪心之人潜水捞取,说来神奇,个个都是差点丧命,没有一个能将金沙捞上来。
  
  在河岸上,住着一位姓傅的孤老汉,他在沿河通往外县的大道旁开了一个供来往行人歇脚喝茶的小食店。这傅老汉为人敦厚善良,明事理识大体,因此人缘极好。他中年丧妻,没有子女。这傅老汉没有再娶,孤独一人也渐渐习惯了。店里来往行人不断,他并不感觉寂寞。
  
  这天晚上,傅老汉关了门正想睡觉,却听到门外有拱门的响声。他忙开门一看,是一头小猪在拱门。天色已晚,他想可能是哪家的猪儿在外面找不着回家的路,来此处歇息,于是忙将小猪唤至室内。这猪儿就像找到了自己的主人一样,十分亲热,用嘴拱舔傅老汉的脚。傅老汉想这猪儿一定是饿了,忙用吃剩的饭菜喂它,它毫不客气地吃起来。吃完后,傅老汉说:“猪儿,今晚你就在此歇息,明天如果你主人找上门来,再把你送还。”这猪儿好像听懂了他的话似的,“哄哄”地轻声叫着。每当傅老汉移步,它也一步不离地跟着,这让傅老汉满心欢喜。傅老汉睡觉时猪儿也一声不响地卧在床脚边伴睡,傅老汉心想:乖猪儿,你要是我的该有多好啊!
  
  在傅老汉睡眼蒙眬之时,忽见一童颜鹤发、精神矍铄的老叟对他说道一番,然后飘然而去。傅老汉惊醒后,感觉十分惊奇,并将老叟所言牢记于心。
  
  过了一段时间,这傅老汉心里有点犯疑,想验证下老叟的话。这天深夜,他轻轻地唤醒猪儿,摸着它的头说:“猪儿,明天我们没米下锅了,你能否下河去将‘金猪槽’里的金沙含一点上来以解无米之炊?”这猪儿好似听懂了他的话,频频点头应允。当晚三更时,傅老汉打着火把悄悄来到河边。只见这猪儿扑通一声潜入河底,不一会儿就浮出水面,上岸后将嘴里的东西吐到傅老汉手中。傅老汉一看,果然是黄灿灿的金沙。傅老汉笑着拍拍猪儿说:“我们平日的生活有小食店支撑,已过上平淡知足的生活,要这金沙干啥?今晚我就是想试下我的梦是否属实。现在你快把这金沙放回原处。”此后,傅老汉与猪儿更加形影不离。
  
  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,这来宝沱“金猪槽”的事还是被泄露了。这年傅老汉身患重病,卧床不起,无人照料。正当傅老汉束手无策时,有一远房侄儿来到店里主动要求照顾他。此人名叫傅良兴(负良心),好吃懒做,做梦都在想着发财,以前和傅老汉很少往来,而傅老汉也知道他不是省油的灯。今天他不请自来,傅老汉心知肚明,只是重病在身,只得让他留下。
  
  这傅良兴是有目的的:一是听人说大伯养了一头怪猪,只长到七八十斤就不再长了,其中肯定有猫腻。二是大伯孤独一人开小食店,生意还可以,肯定多少有一点积蓄,想借此机会来捞点油水。于是他假献殷勤装孝顺,每次上街去请医抓药时就趁机吃喝玩乐一番,没多久便把傅老汉那一点积蓄花了个精光。
  
  这天晚上,傅良兴对大伯说:“你这病又要医又要补,现在钱也花光了,家里又没啥值钱的东西,我看是不是把那猪儿卖了,也可以暂解燃眉之急。”话音刚落,傅老汉忙说:“不行!这猪儿是我的命根子,说啥也不能卖!”这时在一旁的猪儿像是听懂了他们的谈话一般,急忙“哄哄”地叫个不停,还用嘴咬着傅良兴的裤脚,将他往外拖。此时傅老汉心里明白了猪儿的意思,虽十分不情愿,但也没有办法,便对傅良兴说:“你随它去吧。但一定要四下无人时才能下水。”
  
  猪儿同傅良兴来到河边,见四周静悄悄,一个人影也没有,这猪儿才潜入水底,然后将金沙交与傅良兴。傅良兴感到沉甸甸的,待回家一看,大吃一惊,手里竟是金沙!喜得他手舞足蹈。傅老汉忙将他唤到床边,义正词严地说:“今晚之事千万要守口如瓶,一旦泄露后果不堪设想。”傅良兴下跪发誓说:“大伯,你放心,侄儿死也不会将此事泄露。”
  
  第二天,傅良兴便包上一点金沙到街上钱庄换了铜钱,继续给傅老汉请医治疗,因钱足药好,没多久傅老汉便病愈康复。自此后这傅良兴便经常来傅老汉家走动,总想利用猪儿发财,但一直都没有机会。
  
  这天,傅良兴在街上同朋友吴德喝酒,酒至半酣,吴德便说:“你这段时间在你大伯处发财了?一上街就有钱吃喝玩乐。”傅良兴说:“发啥子财啊,前段时间大伯病了,我去照顾他,是沾了他的光,他又沾了……”话至此,傅良兴眼望四处,低声贴耳说:“他是沾了……”欲言又止。吴德急忙表白:“你我是多年的朋友,还信不过我?到底咋回事?”于是傅良兴便把猪儿下河含金沙之事悄声告诉了他。吴德一听忙说:“你想不想发财?”“老子做梦都想发财,可哪里有机会?”吴德用手指他:“你脑壳真笨,端着金钵钵不晓得摇钱。苏家湾那个洋教士不是在到处打听民间宝藏,愿意高价收购吗?”那个洋教士叫贝尔坦特亨,暗地里大家都叫他“龟儿贪得很”。此人借传教之名,暗地里大肆搜寻我国的民间宝藏。吴德说:“如果我们把猪儿卖给他,肯定会发一笔大财。”二人商定此事要办得越快越好。吴德去找洋教士。几天后,吴德回信:“洋教士愿出高价买猪儿,但要验证是否真实。”吴德喊傅良兴先去说服傅老汉。傅良兴发财心切,找傅老汉一说,结果被骂得狗血淋头,叫他休想此事,从此与他断绝往来。
  
  傅良兴无奈将情况告知吴德,吴德忙告诉洋教士。“龟儿贪得很”说他来想办法,他立即到县衙密会县令,说此事成后利益各半。在晚清那个时代,就连皇帝都怕外国人,更不用说区区一个小县令。但县令还是有点为难地说:“此事总得找个合适的理由啊,定个罪名才好下手。”这“龟儿贪得很”见多识广,鬼点子极多,他转动碧眼计上心来:“就定个私养邪物盗采金矿之罪。”县令竖起大拇指道:“高!实在是高!”兩人商定两天后动手,洋教士还特别交代要把傅良兴和吴德喊到场。
  
  两天后,县令带了一帮如狼似虎的衙役从上游坐船,经苏家湾将洋教士接上船,一同来到漩水湾。这伙人上岸后直奔傅老汉家。傅老汉见了这伙人,十分惊慌,但他马上镇静下来,自己一生循规蹈矩,没犯法怕啥子。他强装笑脸道:“县令大人今日为何事来小店?”县令恶狠狠地说:“啥事?你私养邪物盗采国家金矿,犯了大罪,还装蟒吃象。”傅良兴也在一旁帮腔:“大伯,快把猪儿的事说了吧,免得吃眼前亏。”
  
  傅老汉怒目圆睁,大声说:“绝无此事!”县令不由分说命衙役将傅老汉捆起来,押至河边,猪儿紧跟着傅老汉,一同被押上船。上船后,船撑至漩水湾,县令逼迫猪儿下河捞金沙。猪儿为救傅老汉,只得跳下河取金沙,县令和洋教士等人一看果然是真的,心中大喜。洋教士附耳对县令说:“做事要彻底,一不做二不休,干脆叫猪儿把‘金猪槽’拱上来。”傅老汉咬牙誓死不答应,县令立即对傅老汉用刑,打得傅老汉满嘴流血,但他仍不点头。这时,洋教士掏出洋枪朝天连开三枪说:“如不答应统统枪毙!”猪儿望望傅老汉,“哄哄”叫着点头应允,扑通一声跳下河,不一会儿便拱着金光闪闪的“金猪槽”浮出水面。众人都扑上前去抓“金猪槽”,突然狂风大作,大雨倾盆,河面翻起大浪。水位不断上涨,水旋转得很急,旋起了一个大漩涡,把县令和洋教士一干人连船旋入河底,全被翻转的船扣在了河底。
  
  好一会儿后风平浪静,只见猪儿驮着傅老汉,将他送至岸上后消失在水中,此后无人再见过它,“金猪槽”再也没人敢去贪取了。这个神奇的故事也在漩水湾流传开来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