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利娱乐场积分兑换彩金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中国新传说 > 乡味豆腐脑

乡味豆腐脑

时间:2017-09-17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丁晓辉和妻子郑萌商量,想用这几年打工攒的钱开个小店,自己当老板,以后就不用千里迢迢到外省去打工了。郑萌立即同意了,建议开个鞋店或者服装店。丁晓辉摇摇头,说:“我这些年在外打工常想喝邵伯做的豆腐脑。外面有那么多家豆腐脑店,没有一家能比得上邵伯做的味道。我想回去找邵伯学艺,然后在鼎德市开我们自己的豆腐脑店,这样能离家近点。”郑萌担心地说:“你和邵伯非亲非故,只是同一个村的。如果邵伯有什么传内不传外的规矩,你打算怎么办?”丁晓辉说:“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。我只要真心待他好,其他的不用想太多。”
  
  丁晓辉第二天就回了小村,带着礼物来到邵伯家,请求邵伯教他做豆腐脑。邵伯六十多岁了,从小就随他父亲做豆腐脑,每逢赶场日就挑到场上去卖。凡是喝过邵伯做的豆腐脑的人,没有一个不说好的。听丁晓辉说要拜师学做豆腐脑,邵伯高兴得合不拢嘴。豆腐脑的做法并不神秘,难得有年轻人想学,邵伯乐呵呵地收下了这个徒弟。邵伯没别的要求,就是要求丁晓辉帮他挑豆腐脑赶几个场,就算尽徒弟的本分了。丁晓辉没想到邵伯如此爽快,高兴极了。
  
  邵伯手把手地教了几回,又让丁晓辉独自做了几回,不出一个月,丁晓辉已经学会做豆腐脑了。
  
  丁晓辉在鼎德市盘下一家小门面后,开始买石磨机、黄豆等,然后兴致勃勃地按邵伯教的做出了豆腐脑。丁晓辉给自己舀了一碗,一口入肚,马上满脸乌云。他直搖头说:“不是这个味道,和邵伯做的味儿不一样。”看着丁晓辉不高兴的样子,郑萌也喝了一碗,却觉得味道不错,便劝道:“鼎德市的人又不晓得邵伯做的味道什么样,我们只管卖就行。”
  
  于是郑萌站在店门前,使劲地吆喝。一天下来,丁晓辉做的豆腐脑也卖完了。这豆腐脑虽说也能卖出去,但总不是邵伯的味道。一连几天,丁晓辉都是愁眉不展。
  
  “做不出邵伯的味道来,就不能说是真正地学会了这门手艺。”丁晓辉对郑萌说。
  
  郑萌说:“依我看,只怕邵伯还留了一手。”
  
  虽然丁晓辉不认同妻子的话,但他心中也有些疑问,于是带了几瓶好酒回村找邵伯。邵伯见徒弟这么孝敬自己,高兴得赶紧杀鸡招待徒弟。吃饭的时候,丁晓辉问:“邵伯,我做的豆腐脑总是没有您做的好吃。这是什么原因呢?”
  
  邵伯有点吃惊,问:“你是按我教的做的吗?”
  
  丁晓辉说:“是啊。我一步一步地按您说的做了,黄豆用冷水泡,生石膏也用炭火烧熟了研成灰……可是,每一次做出来的味道都不是您做的那个味儿。”
  
  邵伯沉吟良久,摇摇头说:“也许是你火候不到吧。明日我要去赶场,你替我做一锅豆腐脑,我看看。”
  
  夜里,丁晓辉泡好了黄豆。大清早,丁晓辉就开始忙碌了,磨浆,猛火烧开,撇清泡沫,将熟石膏粉放入木勺……邵伯目不转睛地盯着,浆汁凝固后,邵伯舀了一勺,慢慢品尝,高兴地说:“不错。”
  
  丁晓辉也舀了一勺,仔细品尝后,笑了:“嗯,是这个味儿。”
  
  邵伯高兴地说:“晓辉,你就这样做,包你味道好。”
  
  丁晓辉用摩托车送邵伯去赶场后,就回到了自己的小店。他按照邵伯的做法,分毫不差地重新做了豆腐脑。浆汁凝固后,丁晓辉舀出一碗,与郑萌一起品尝。郑萌尝后露出微笑,说:“味道好极了。”没想到,丁晓辉却把一碗豆腐脑倒掉了。
  
  郑萌吓了一跳:“还不是邵伯的味道?”
  
  丁晓辉泄气地说:“不是!”
  
  郑萌脱口说:“邵伯肯定有秘方!如果他不告诉你秘方,那你怎么也做不出那个味道。”
  
  丁晓辉沉吟良久,说:“小萌,你把存折里的钱取出来,明天我回去把邵伯的秘方买来。”
  
  第二天,丁晓辉带着一万块钱去了邵伯家。邵伯瞪大了眼睛,把钱往门外一扔:“你滚!我诚心教你,哪有什么秘密?你真是狗咬吕洞宾——不识好人心。滚滚滚!只当我没教过你这个徒弟。”
  
  丁晓辉灰头土脸地回到店里,把邵伯发脾气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郑萌。郑萌叹道:“也许邵伯的秘方是不外传的,有钱也买不到。以后你逢年过节多去邵伯家走走,搞好关系,感情融洽了,兴许邵伯就把你当自己人了。”
  
  没想到第三天下午,邵伯就来到了丁晓辉店里。邵伯沉着脸,任凭丁晓辉和郑萌如何热情招呼,都不露一丝笑容,不知他来店里想做什么。
  
  到了傍晚,邵伯让丁晓辉把黄豆泡好。次日凌晨,邵伯亲自动手,磨豆浆、煮汁、调石膏……原来邵伯来店里是要亲自动手做豆腐脑啊。看着邵伯忙碌的背影,丁晓辉和郑萌既感动又羞愧。
  
  豆腐脑做好后,邵伯舀了一碗,喝了一口,慢慢品味。之后,邵伯的眉头紧皱,像木头人一样不动了。丁晓辉赶紧也舀起一碗豆腐脑,想尝尝邵伯亲自做的豆腐脑。
  
  邵伯上前一步,拦住丁晓辉,表情凝重地说:“晓辉,这锅豆腐脑没有加入我的秘方,味道不行。你出来,我把秘方告诉你,你再自己动手做。”
  
  丁晓辉跟着邵伯来到店外,邵伯小声地对丁晓辉说了些什么。丁晓辉连连点头,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。
  
  过了一会儿,丁晓辉回到店里,笑盈盈地对郑萌说:“这锅豆腐脑你处理吧。我得回去一趟,到邵伯家去取秘方。”
  
  丁晓辉骑上摩托车,载着邵伯回村了。从邵伯家出来,丁晓辉的摩托车上驮了一个大布袋和一只水桶。
  
  丁晓辉回来了,郑萌赶紧问道:“秘方取来了?”丁晓辉高兴地说:“取来了,明天的豆腐脑保证好吃。”郑萌问秘方是些什么配料,丁晓辉笑着说:“明天做好了,我再告诉你。”
  
  第二天清早,丁晓辉一板一眼地磨、煮、调。豆腐脑做好后,他急忙舀了一勺,喝了一口,果然香嫩滑爽,清新可口!丁晓辉喜出望外:“太好了!这就是邵伯的味道!”
  
  郑萌赶紧也尝了尝,禁不住赞道:“难怪你要做出邵伯的味道来。这味道真是不一样啊。从现在开始,我们的生意就要有一番新的面貌了!”
  
  丁晓辉瞧着郑萌,严肃地说:“要做出这个味道,肯定卖得好。可是这么做下去,我们不一定能承受得起。”
  
  郑萌惊讶地问:“怎么啦,邵伯的配料很贵?”
  
  丁晓辉道:“邵伯昨天在我们店里亲手做了豆腐脑,觉得味道不正,怕说出来不对,就没当着你的面说。其实邵伯的配料就是我们家乡的泉水和家乡的黄豆。你刚才尝的就是我从村里带来的泉水和黄豆做的啊。邵伯豆腐脑的味道,其实就是我们家乡的味道!”
  
  郑萌一听恍然大悟,刚才灿烂的笑容却又慢慢凝固了。鼎德市离小村八九十里,先不说运黄豆过来,单说水,要用新鲜的泉水,就得天天回村运,这个成本可真是负担不起啊。
  
  丁晓辉见郑萌愁容不展,便说了他的一些想法。郑萌听着听着,紧皱的眉头渐渐地舒展开了。
  
  不久后,丁晓辉给他的店重新取名叫“乡味豆腐脑”。他磨制的乡味豆腐脑渐渐地在鼎德市卖火了。很多鼎德市的人专程转几趟公交车来到乡味豆腐脑店,就是为了喝一碗丁晓辉做的豆腐脑。不到两年时间,丁晓辉就开了三家分店。有同行前来打探乡味豆腐脑的秘方,丁晓辉总是笑而不答。
  
  后来,有记者要做一期新农村典型人物介绍,找到了丁晓辉。记者问:“你的乡味豆腐脑店只用了两年时间就能发展得这么好,是不是有什么做豆腐脑的秘方?你方便透露吗?”
  
  丁晓辉老老实实地说:“我们的乡味豆腐脑没有什么秘方,靠的是我们村的泉水和黄豆。”
  
  记者疑惑地问:“从你们村运泉水和黄豆过来,岂不是提高了成本?可是你的豆腐脑价格并不高,这又是什么原因?”
  
  “我和邵伯在村里成立了乡味豆腐脑合作社,发动大家种黄豆,让乡亲们保护泉水不受污染,然后我们还和物流公司合作,降低了运输成本。家乡的黄豆每年都大丰收,我的店消化不了这么多黄豆,我就建议村里一些在外打工的年轻人回来创业,通过互联网把家乡特产销出去。那些年轻人看到我回家乡创业,生意做得不错,也学着我回来了。通过我们的努力,乡亲们看到在家就能致富,都积极动员在外打工的亲人回来。乡味豆腐脑合作社迅速扩大了规模,在网上的销路也打开了。由于我们的货源充足,物流成本低,所以我的豆腐脑才能在不提价的同时,还能保证品质和味道。”丁晓辉诚恳地说。
  
  记者赞赏地说:“我明白了,你和乡亲们互帮互助,一起走共同富裕的道路,这就是你的乡味豆腐脑红红火火的秘方!”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