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利娱乐场积分兑换彩金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中国新传说 > 还差这一口

还差这一口

时间:2013-12-04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这天,小镇上发生了一起命案。有个叫阿大的男人,与一个外乡人发生了争执,混乱中阿大失手杀死了外乡人,然后逃跑了。派出所马所长立即带领干警展开追捕,镇上也组织了几百号人在附近的山区搜寻。可搜了两天两夜,连人影也没见着。
  
  第三天,马所长和两个干警四处发动群众寻找线索。在一座山脚下,住着一个年过半百的老汉,叫老李。马所长给他看了阿大的照片,让他看见这个人千万要报案。老李点点头。
  
  马所长他们正要离开,一直沉默的老李忽然开口说道:“马所长,明天下午你再来吧,不过你只能一个人来,也不要穿这身衣服。”
  
  马所长一听,眼睛一亮,觉得他这话里头大有文章,忙问他为什么。老李抽着水烟筒,缓缓说道:“你要是信我,就来;要是不信,就算了。”
  
  马所长曾帮助老李解决过困难,他知道,这老头性情有点古怪,但绝对不是个随口胡说的人。他估计,老李叫他明天来,肯定跟阿大有关系。
  
  第二天下午,马所长按照老李的要求,换上了便装,一个人来到了老李家。下了车一瞧,只见老李正在杀狗。见了他,老李抬头笑着招呼:“马所长啊,你先进屋歇着,锅里有茶,等我弄好这东西,咱们边炖狗肉边说。”
  
  马所长一愣:“你叫我来,难道就是请我吃狗肉?”老李呵呵一笑:“现在天气凉了,正是吃狗肉的好时候。”
  
  马所长有点生气了,你这不是添乱吗?我现在哪还有闲心吃狗肉?他作势要走,老李头也不抬,淡淡地抛过来一句:“你还想不想抓阿大?”
  
  马所长嘿嘿一笑:“我就知道,你肯定有阿大的情报。”老李说:“你想抓阿大,就得在我这儿吃狗肉。”
  
  马所长耐着性子进屋坐下,看着老李手脚利索地把狗肉弄干净,然后在屋子中间的火塘生起火,在上面吊着一口大铁锅,装上满满一锅狗肉。
  
  不一会儿,锅里开始翻滚,狗肉味飘了出来,天也开始暗了下来。两人围着火塘坐下,马所长还是忍不住了,问:“老李,你有什么话还是先说吧,吃狗肉能吃出阿大来吗?”
  
  老李慢吞吞地抽足了烟,说:“马所长,你得先答应我两件事:第一,天亮前你不能离开我家;第二,天亮前不许打电话。你要是能做到,我保证你明天能把阿大带回去。”
  
  马所长想了想,答应了。老李拿来三只碗,在他们面前各摆了一只,把第三只碗摆在两人中间,然后都倒满了酒。马所长心中一动:“还有人来?”老李点点头,说:“这只碗是阿大的。”
  
  马所长差点跳起来,不敢相信地瞪着他。老李慢悠悠地说:“马所长,你别紧张,你虽然一个人,可你带有真家伙,难道还怕阿大吗?放心吧,到时候他敢反抗,我也会帮你的。”
  
  “你是说……”马所长惊讶极了,“阿大会来这儿吃狗肉?”
  
  老李搂着水烟筒,冲他一笑:“一会儿就到。”他告诉马所长,这二十多年来,他和阿大是最要好的朋友,两个人经常你来我往地喝酒吃肉。老李家有一条老狗,就在上个月,他们就定好了今天吃这条狗,没想到还差几天,阿大就闯祸了。
  
  马所长听罢,更觉得不可思议:阿大杀了人,躲都来不及,哪还有心思来赴这狗肉宴?老李一笑,说:“你不了解他,这人视狗肉如命。二十多年前,他老婆要生孩子了,他去请接生婆,到了那儿一看,人家正在炖狗肉,他立马把老婆的事丢一边去。人家一叫他,他就坐上去,一直吃到天亮,他才记起自己来干什么的。接生婆赶去一看,老婆的尸体都凉了。”
  
  马所长听得目瞪口呆,想象不到这世上还有这样贪吃的人。老李接着说,阿大虽然贪吃,但也是个敢做敢当的人,他之所以千方百计地躲到今天,就是为了来吃这顿狗肉。老李叫马所长一个人来,而且不穿警服,是希望马所长能让阿大好好地吃完这顿狗肉,也算尽了他这个朋友最后的情义。
  
  马所长仍然有点不敢相信,阿大真的会来赴宴吗?
  
  两人又静等了一会儿,突然外面响起了脚步声。接着,门被轻轻地推开了,一个人影闪了进来。马所长一看,正是在照片上见过的阿大。
  
  老李招手道:“来得正好,狗肉刚炖好,快坐下。”说着一指马所长,“这是我一个老表,今天刚好碰上了。”
  
  只见阿大蓬头垢面,身上满是泥巴草屑。他一进屋,两眼就像饿狼般直盯着那口锅,鼻子不停地吸气。听完老李的话,他连看也不看马所长一眼,径直扑到火塘前,拿起勺子,舀起满满一勺狗汤,也不管那狗汤有多烫,咂巴着嘴就喝了下去。
  
  一连喝了三勺狗汤,阿大才把勺子放下,坐了下来,咂巴咂巴嘴巴,说道:“味道还没完全出来。”接着掉头望向老李,“好像少了甘草。”
  
  老李点头说是。阿大就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纸包,得意地一笑:“还好我带了一包狗料。”说罢,摊开小纸包,从中挑出几根甘草,扔进了锅里。
  
  此时,马所长的心一阵狂跳,想不到这家伙竟然真来了。他下意识地把手伸向腰间,却见老李冲他使眼色。马所长这才记起答应老李的事,他既不能在天亮前抓阿大,也不能打电话通知增援,事到如今,只能随机应变了。
  
  三个人开始开怀畅饮。那阿大大口吃肉,大口喝汤,别提多快活,完全不像一个背负杀人命案的逃犯。
  
  吃到夜里十二点,酒壶见底了。阿大想都不想,抓起酒壶站起来,说:“我去打酒,你们等我一会儿哦!”
  
  马所长条件反射似的跳起来,一手抓住阿大的肩膀说:“我去我去。”
  
  阿大扭着肩膀嚷:“你是客人,让你打酒,像什么话?”
  
  马所长还想去抢酒壶,老李却过来拉住他,冲他连使眼色:“让他去吧,历来都是他打酒的。”
  
  马所长一犹豫,阿大早已大步走出门外,一眨眼就走远了。
  
  老李拉着马所长,把他按回到位子上,说:“你就放心等着吧,他一会儿就回来了。”
  
  说是这样说,马所长仍是感到后悔了。他觉得自己这么做简直太冒险了,或许阿大已经看穿了他的身份,借打酒的机会跑了呢?想着想着,他不禁冒出一层冷汗。
  
  老李说买酒的地方在三里外,半小时足够了。马所长坐立不安,半小时很快过去了,可阿大并没有回来。马所长拿着手电筒,站在门口不停地往小路上照,却始终不见阿大回来。
  
  老李却仍然稳坐钓鱼台,一副优哉游哉的模样,冲他笑道:“放心吧,我敢用人头担保他会回来的。”
  
  马所长心里急出了火,恨恨地说:“你说得轻松,他要是真跑了呢?”说罢,忽然看见自己衣服底下露出一截手铐,脑袋不由得轰一声响:完了,肯定刚才没注意,让阿大发现他藏着手铐了。
  
  老李也吃了一惊,低头想了想,沉吟道:“就算他知道你是警察,那也不用担心,如果我猜得没错,他应当还会回来的……”
  
  “如果你算错了呢?”马所长没好气地一声大喝,掉头冲了出去,准备去追阿大。没想到才跑几步,却听见远远的有脚步声往这里走来。
  
  马所长喜出望外,迎上去一看,正是阿大。阿大笑道:“你怎么跑出来了?等急了吧?”
  
  马所长心想,不能再错过机会了,就想立即进行抓捕。没想到,阿大却抢先说道:“警察同志,咱们回去接着再喝。”马所长大吃一惊,阿大果然看穿了他的身份。
  
  两人回到屋内,重新坐了下来。阿大神色自若,给三只空碗倒满了酒。马所长忍不住问:“你既然知道我是警察,怎么又回来了?也好,这样我算你投案自首。”
  
  阿大叹了口气说:“我本来是想趁机逃跑的。我已经跑到半山了,后来想想不对,又折回来打了酒,这才回来迟了。”
  
  马所长好奇地问:“是什么不对?”
  
  阿大说:“我还有一样东西没吃呢!”说罢,转头问老李,“是你藏起来了吧?”
  
  老李呵呵一笑,起身拿了一块肉过来,扔进了锅里。阿大抄起筷子,在锅里东捞西捞,把刚扔下锅的那块肉夹起来。马所长一瞧,原来是狗鞭。
  
  只见阿大直愣愣地望着狗鞭,边摇头边叹气道:“唉,这东西害死人哪!我一想起还没吃到这玩意儿,就这么跑了,明天一定会后悔得跳河。算了,最多就是少活几天。”
  
  马所长听罢,禁不住一拍大腿:怪不得老李这么胸有成竹,原来他早就想到这一招,把狗鞭藏了起来,就等于给阿大的鼻子穿了个圈,线在这头捏着,不怕他不回来啊!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